點析公考

您當前位置:您現在的位置: 公務員考試網 > 點析公考 > 時政要聞 >

2020省考時政熱點:摸清家底 分類解決“卡脖子技術”

2020-07-09 09:49:28公務員考試網 文章來源:華圖教育

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我國目前仍存在多項卡脖子技術,既有光刻機這樣的重大裝備,也有特殊性能軸承這樣的關鍵零部件,還有操作系統等軟件。對于卡脖子技術,必須有一個清晰準確的認識,避免一些誤區。

卡脖子技術是全球化的產物

卡脖子技術基本是產業鏈上游的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是產業鏈下游集成廠商生產所必需的。沒有它們,可能會導致集成廠商生產不出完整的產品。如,沒有核心芯片,手機就生產不出來;沒有操作系統,手機生產出來在消費者手中也沒法用。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制造業快速發展,逐步成長為一個制造大國。有人可能會問:技術卡脖子是不是一個大國發展必須經歷的階段?我認為,在歷史長河中,大國制造業發展會出現卡脖子問題,但很少會有技術卡脖子問題。

比如二戰時期的日本,卡脖子的是石油等戰略物資,不是技術。二戰前,日本的工業產值占世界的3.8%,美國占世界的38.7%,日本僅為美國的1/10。對比一下,2019年,中國制造業增加值占全球比重約30%,接近美國、日本和德國三國的總和。80多年前,日本的工業制成品所有零部件都是本土生產,無需進口代表歐美先進技術的上游零部件,這是因為二戰前,國與國之間基本沒有中間品貿易,停留在資源和制成品的階段,全球化分工不如現在深入,每個國家工業制成品及生產環節基本都在本土完成,產品的分工合作還沒發生。

2018年,全球貿易量中70%以上是零部件等中間品。往前推40年,也就是上世紀80年代,國際貿易總量的70%左右是工業制成品。再往前推40年,也就是二戰時期,國與國之間貿易的產品基本都是原材料、資源礦產和工業制成品,中間品貿易基本沒有。沒有中間品貿易,就沒有進口依賴,也就不存在卡脖子技術問題。

也就是說,卡脖子技術是近40年全球化分工不斷細化、中間品貿易逐漸增多的產物,是這40年來發達國家將制造業加工組裝等下游環節加快向外轉移的產物,是發達國家制造業產業鏈不斷向上延伸、向下轉出的產物。

40年全球化和承接國際產業轉移,促使中國從為歐美國家提供原材料、資源的國家快速發展成為一個制造大國。當前我國制造業面臨的技術卡脖子問題,是我國在全球貿易模式下深度融入全球產業鏈、與歐美國家深度分工合作的結果,是全球化帶來中間產品貿易快速發展的產物,也是我國發揮在產業鏈下游領域比較優勢的結果。

摸清家底,分類施策

技術卡脖子有兩種理解。其一是卡住“腦脖子”,其二是卡著“腳脖子”。若是被卡住腦脖子,一時之間企業真有可能陷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困境;若是被卡住腳脖子,雖企業前進的步伐受阻,但可能危中取機存活下來。

通過這層解釋,我們可將我國依賴發達國家的技術分為兩類,一類必須使用國外技術,沒有“備胎”;另一類國外技術可以提升產品性能,但沒有國外技術,也能找到性能相對差一點的“備胎”替代。

卡住“腦脖子”的技術,由于沒有“備胎”替代,短時間內研發攻克困難較大,一旦斷供,依賴這些技術的企業會受到較大沖擊,關鍵零部件的缺失甚至會帶來產業鏈的斷裂。但對于卡住“腳脖子”的技術,結果不會這么糟糕,有“備胎”的企業可能會迅速扶正“備胎”,經過艱辛磨合后,也會變得越來越好。

因此,我們需要摸清家底:有哪些是我國處于空白、連中低端替代也沒有的技術。這樣的技術我國肯定存在,但完全不能替代、會帶來整個產業鏈休克的卡脖子技術肯定相對會少些。華為使用歐美高端芯片,若歐美發達國家斷供,華為肯定會面臨挑戰,但國內也有替代供應商,盡管這些芯片目前在性能上可能與頭部企業產品有一定差距,但萬不得已還是可以替代。

攻克卡脖子技術具有長期性和曲折性,非短期之功。全球化時代,發達國家的高技術產品和零部件是我國制造業發展的重要補充,避開不用,不利于打造我國頭部企業先進產品。攻克卡脖子技術,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完全取代,在各個領域技術水平都超過發達國家,而是要在各個領域準備好“備胎”,縮小與世界頂尖技術的差距,關鍵時刻能頂上。這一塊我們也有基礎,因為現在我們的國內市場大、層次多,很多中低端產品在國內發展得也不錯,目前發展不足的是高端產品。如果限供發生,高端市場會騰挪出來,也是有利于這些中低端產品升級的。另外,做生意和合作,談判力與企業在上下游環節的分工無關,而是與稀缺性和不可替代性有關。若有一天我國的企業控制了全球產業鏈的下游,形成了與全球消費者用戶的粘性,下游的企業也可以形成對上游的買方壟斷。

技術卡脖子是歷史原因造成的,也是當前我國制造業發揮比較優勢的結果,具有客觀性,但必須認識到卡脖子技術問題是我國全球價值鏈地位不高的體現,逐步攻關卡脖子技術是未來提升全球價值鏈位勢的重要路徑和手段。美國等發達國家通過掌控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可能只需要生產10%,由別人生產90%,就可以在全球價值鏈中獲取90%的利潤。而我國一些企業覆蓋了產業鏈的多個生產環節,但這些企業的利潤率都不足10%。主要提供芯片等關鍵零部件的英特爾等美國企業利潤率十分可觀,比如美光的企業利潤率甚至高達46.51%。

加速供應鏈本土化

第一個難點是這些核心技術是發達國家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工業發展積累的產物,后發國家要在短時間內超越他們存在較大困難。

第二個難點是核心技術和關鍵零部件有所突破后,能不能被市場接納。由于使用經驗不足,剛突破的核心技術關鍵零部件很難得到廣泛使用,無法在工業實踐中通過不斷“試錯改錯”,不斷提升產品性能,沒有足夠多的企業使用,產品的生產和研發就無法達到規模經濟,無法分攤成本,產品成本就會居高不下。

第三個難點是行業生態已形成,用戶已經產生使用粘性,新突破的技術產品輕易難以切入進去。譬如,如果消費者習慣使用安卓系統,開發者也會傾向基于安卓系統開發應用;如果是用戶較少的系統平臺,開發者少,應用產品少,新系統平臺的推廣就會遇到挑戰。

中美貿易摩擦給很多國內企業提了醒,很多企業已經開始推動供應鏈本土化,提前尋找“備胎”。政府可以集中有限資源,在一些關鍵領域支持企業攻克當前亟需解決的卡脖子技術問題,但更多的還是要發揮政府在體制機制改革上的優勢。

一是解決國有企業和政府部門不購買性價比高的國產零部件產品和設備的問題;二是解決民營資本進入攻關卡脖子技術領域的壁壘問題;三是解決制造業高精尖領域與金融等行業工資水平差距過大問題;四是解決基礎教育、基礎科研和應用研究不協同的問題,順暢體制內外科研人員的自由流動;五是解決本土企業先進技術和產品監管、審評審批等服務跟不上的問題。最后更為重要的是營造良好的國際環境,為本土企業尋找“備胎”留足時間。

已閱讀80%

師說公考

  • 張云馳

  • 羅晶

  • 董潔坤

  • 盧濤

  • 陳君敏

  • 張召庸

  • 關越

  • 楊光

  • 馬爽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开奖结果